Treasury Management Internation Logo

George Nast

Articles

Achieving Growth and Stability through Transaction Banking

Achieving Growth and Stability through Transaction Banking by George Nast, Head of Sales and Client...

提供完整方案 滿足客戶現金管理需求 (Executive Interview: Emerging from the Crisis)

提供完整方案 滿足客戶現金管理需求 专访渣打银行George Nast 2008和2009年间,金融危机对贵行国内/国际客户的业务产生了什么影响? 对我们的客户来说,他们最关心的无疑是流动资金和风险管理。在危机期间,随着资金的枯竭,客户开始着手保存流动资金,并且与渣打银行密切合作,因为渣打银行不但仍然“敞开大门做生意”,还设法进一步改善长期的合作关系。  说到风险,这场危机使人们认识到交易对手风险管理的重要性,这里的交易对手既包括合作银行也包括商业合作伙伴。在金融危机早期,客户将现金转到他们认为更为稳定的银行,我们是这类避险操作的获益者,此后我们的客户流动资金基础一直都很好。对于交易对手的信用风险,客户也变得更为谨慎,并且更加关注供应链的稳健状况。由于供应商的融资出现问题,因而不能及时提供零部件,进而导致大公司的生产流程出现问题,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就因为这样,我们2009年开出的信用证反而比2008年还多——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因为同期的全球贸易量是下降的。 金融危机对目前有何影响? 我认为过去两年的教训在客户的意识中仍然非常清晰,但是现在乐观情绪正在抬头,尤其是在亚洲、非洲和中东我们业务所覆盖的地区,这一点则更为明显。尽管受到政府巨额财政刺激计划的影响,流动性约束出现了暂时的缓解,但是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谨慎对待。全球范围内企业现金水平屡创新高正说明了这一点。所以说,而今客户对于动用现金储备一事显得更为谨慎,他们现在更加关注如何进行营运资本管理,他们希望营运资本循环中的每一个环节都具有较高的透明度。我们还看到很多西方跨国公司想要把剩余资金从亚洲主要的增长型市场转移到欧美去偿还债务。 在我们的业务覆盖范围内,客户的想法也有所改进,他们非常关注如何更好地利用这些地区高速发展的经济。2008年,亚非、非洲和中东以及亚洲和中东之间主要的贸易走廊依旧非常活跃,其贸易流量的年增长率高达38%。我们正与这些客户一起努力建立国际营运资本解决方案,以便更好地利用当前的机会。举个例子,买方融资很受欢迎,因为这样既可以给处于扩张期的亚洲制造商提供赊销付款条件,同时又能进行营运资本管理。 在危机最严重的时期和当前,贵行客户的现金管理需求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客户的下列需求当然会更为突出:提高内部流动资金利用效率、在为买方提供贸易信用的同时缩短营运资本循环周期以及改善现金管理的整体透明度。但是,流动资金和风险管理仍然是第一位的。 公司对自身营运资本的基本管理方法进行了检查,以确保应收帐款管理、托收、流动资金管理以及应付帐款管理过程中的流动资金达到最大化。例如,公司借助全球流动资金管理技术释放了一部分闲置或被困的资金,将这些资金转给那些现金匮乏的分支机构,尤其是那些设在对资本账管理比较严格的国家(如中国)的分支机构,以便更好地利用这些资金。 说到银行方面的交易对手风险,尽管这十年来企业一直想努力实现将全球或地区的现金管理业务交给一家银行以提高效率,但是现在他们意识到这种方法也有其内在的风险,所以他们现在要么是在建立应急供应商关系,要么就是将他们的现金管理业务分给每个区域内的几家主要服务供应商。 最后,我们针对客户的内部调查显示,客户希望合作银行能为他们提供一套能够同时满足上述几项需求的整体解决方案的要求越来越强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将使那些走在行业前端的银行脱颖而出。 你们是如何应对这些不断变化的需求的? 正如上面提到的,我们认为我们必须积极地与客户展开合作,这样才能针对他们的营运资本需求提出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提供固定的产品和服务。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客户的核心银行,而我们完善的解决方案思路将帮助我们实现这个目标。在主要新兴市场,我们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巨大的潜能。在这里,业务活动仍能产生流动资金,我们刚好可以就如何在遵守这些新兴地区复杂的监管和税收政策的同时更好地利用流动资金这一问题为企业提供一些建议。 托收管理很好地说明了我们是如何为客户的营运资本难题提供解决方案的。控制现金流出相对比较容易,然而现金流入的管理则困难得多。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将直接扣款等更有效的托收服务扩大到更多市场,并扩大了融资项目的范围,其中包括支票贴现。重要的是,我们还继续扩大业务覆盖范围,而今我们的客户可使用的支行已超过55000家,这主要是通过合作银行实现的,我们在主要亚洲、非洲和中东市场还增加了可以进行存款的营业网点。我们发现,将我们作为核心交易银行的本地客户中超过60%的托收服务是由我们提供的。 在这次的市场动向变化和客户行为变化中,渣打银行是净获益者。我们熬过了这场危机,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并且我们已有的客户群仍然对我们充满信心。而今,那些原本没有聘请我们进行现金管理的企业也选择我们作为他们的服务提供商,以期平衡他们现有的现金管理服务提供商存在的风险。 您认为未来现金管理中哪些是最重要的考虑事项? 流动资金仍是第一位的。但是在这个主题下,最重要的是提高现金流预测的准确性,以及将流动资金管理由现金扩展到其他营运资本融资,如贸易融资。 实时报告也很重要,我们希望客户能以最小的成本和最轻松的方式接入系统。 随着企业不断开拓新的市场,变得越来越国际化,他们对能够帮助归集多个市场的多种货币的银行解决方案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来达致这些要求? 我们最近合并了全球的企业、银行、投资者和中介机构客户的现金和贸易产品管理业务,从而挖掘以前没有利用的协同效应。这也与我们为客户提供不考虑产品或服务类别的整体方案的目标是一致的。在流动性前景不确定而银行业监管方针更加严厉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对于客户来说从现金和贸易两个角度考虑流动资金和营运资金安排是很重要的。 例如,那些寻求将应收账款更快地转换成现金并改善应收账款回收天数的客户更多的使用了应收账款服务(或保理业务)。我们发现这一服务有很大的吸引力,即便是正在使用我们的服务的高流动性大客户也有兴趣利用这一服务从现有的购买商那里获得更高的销售额。 为了实现客户越来越重视的提供付款人、付款货物名称的实时或准实时信息,我们正在改善简单交易描述信息,将最近新推出的“虚拟账户”等方案扩展到所有市场,并提供实时提醒。 我们计划对应收账款对账和开发在线例外管理与支持资金收到前/后优化客户应收账款管理的业务流加大投资。 我们也在所有市场投资建立人民币业务能力,为未来几年这方面业务加速时能为客户提供服务做好充分准备。 到目前为止,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框架对你们的客户有什么影响? 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框架的最大影响体现在选择上。对企业来说,这一框架为客户提供了更高的供应链透明度,使其能更主动地管理利率和外汇风险,对早期使用者来说成本降低了,而且在中国对外汇交易严格监管的情况下,文件传输和支付流程更加高效。 最近香港的监管放松使CNH业务(也就是香港的离岸人民币业务市场)焕发了生机。这使人民币交付远期离岸业务第一次得到发展,也使人民币投资产品例如公司债券和结构化投资随着收益率曲线开始建立而发展起来。 这一框架扩大至贸易结算以外,加上香港银行同业市场的形成,使非银行金融机构也能参与人民币债券发行活动并为其客户提供人民币投资产品,包括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和基金公司等。 现在仍是初步阶段,但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客户开始探索这一机制将如何使他们能更好的管理营运资本并参与新的投资机会。 你认为未来这一人民币结算框架及其在客户群中的使用会如何发展? 最近有多项公布,人民币监管发展很快。例如,中国人民银行在2010年6月23日宣布,这一框架适用范围扩展到20个省份的服务贸易和进口贸易、更多获准企业的出口贸易,以及从东南亚、香港和澳门扩展到全球所有国家的跨境贸易。 由于中国的这20个省份覆盖了中国进口/服务贸易的95%,而且近期获准进行出口贸易的中国企业数目将可能从400个显著增加到数千个,对我们的客户来说,使用人民币结算将会有更多机会。于年中,中国月度贸易交易大约有1%已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我们可能已经处在这一采纳曲线的加速部分。 这一事实,加上香港金融管理局2010年8月16日放松监管,使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成为可能,意味着现在我们的客户有更多的选择,在其现有财资管理政策中使用人民币。随着套期保值和管理汇率、利率风险并提高收益率的选择变成常态,这一框架将扩大至早期使用者以外。 香港采取的步骤十分重要,是人民币从贸易结算货币发展为储存价值货币的早期征兆。 允许人民币投资将促使外国客户持有人民币数量的大幅增加,因为预期未来会有人民币支出,他们将持有人民币作为营运资本。 随着越来越多中国的企业寻求海外新市场,你们如何解决他们的国际现金管理需求? 我们希望成为客户的核心银行,我们会支持他们海外扩张时所有的营运资金需求。在中国企业海外扩张的重点区域——亚洲、非洲和中东,我们都有很强的业务网络,因此,我们在设计方案支持这些企业的新需求方面有独特的能力。这可通过使用保险支持的应收账款方案、认可境内债务价值的跨境名义汇集,从而在非洲——中国贸易走廊实现进口或出口机会,或者只是使他们的中国总部或国际财资中心——通常在香港或新加坡——对全球账户一目了然。 一个重要的需求是管理跨境付款和收款的复杂性。例如,我们可以满足客户需求,从全球的单一账户里为78种主要货币和小币种启用电子和支票跨境支付,并保证数额、时间,消除在全球持有多个当地货币账户的需求并节省大量管理费用和克服账户复核困难。支持灵活的汇率价格和当地支付种类选择,客户可利用我们对支付情况的本土知识在我们运营的70多个国家进行不同价值的交易。渣打银行全球标准化的应收账款匹配和对账引擎覆盖多个货币和收款渠道(纸质和电子),从而实现了应收账款的单一合并可视性,并改善了对账准确性。 我们的方法是提供完整的跨境方案,包括付款、收款和外汇产品。 你们如何帮助国际企业解决在中国的现金管理需求? 在中国经营的国际企业需要继续在复杂的税务和监管环境、广阔的地域覆盖以及大量的机会中运营。渣打银行与50多个国际企业合作,推出了一些新方案,以最小化新监管措施的影响,同时保留传统流动资金管理方案的好处。 ...

Executive Interview: Emerging from the Crisis

Emerging from the Crisis An Interview with George Nast,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During the course of 2008 and 2009, how did the financial crisis affect your clients’ business (domestic/international)? For 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