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sury Management Internation Logo
Published  1 MIN READ
Please note: this article is over 8 years old. If you feel this article is inaccurate or contains errors get in touch here. Many thanks, TMI

云缝中透出的阳光? —单一欧元支付区 迁移进程的研究发现

Helen Sanders — 编辑

2014年2月1日这个日子已注定和2000 年1月1日的千年‘虫’,2002年1月1 日欧元迁移,以及2008年9月14日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一样,成为财务长们记忆 中不可磨灭的部分。到那一天,32个SEPA (单一欧元支付区)国家内的每个机构都需 要将其本土和跨境欧元贷记转账,以及直 接扣款支付及托收等功能成功迁移至新 的SEPA贷记转账(SCT)以及SEPA直接扣款 (SDD)工具。很多财务长看到这一点时可能 会耸耸肩说,“是的,我们都知道,不需要 同我们反复重申吧?”然而之所以这么做, 其中的缘由可能并非每个人都知晓,更别说 有所耳闻了。

2013年2月1日离到期日仅余一年,SEPA倒 计时正式启动,无数与SEPA相关的新网站、 博客、研究及媒体报告层出不穷。几星期后 的今天,可能在讽刺者更为冷静的审视下 (虽然秒表仍在计时),SEPA宣传品的新发 布只不过是推销策略;事实上,一个银行 朋友告诉我他最近就SEPA迁移内容致电一 位银行的现有客户并得到以下答复,“谢谢 你,但我早就说过对此不感兴趣。我还将沿 用现在的做法。”正如德意志银行企业现 金管理部主管Andrew Reid总结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