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1 MIN READ
Please note: this article is over 10 years old. If you feel this article is inaccurate or contains errors get in touch here . Many thanks, TMI

了解单一欧元支付区 (Delay the Yacht, Get on Board with SEPA)

Helen Sanders – 编辑

目光敏锐或者有轻微强迫症的读者也许还记得我去年写过一篇名为《SEPA快要实现了吗?》的文章。前年,我写过类似的文章,大前年也写过,前几年都写过。实际上,我记得我2006年就写过一篇有关SEPA的文章——《迈向2008》。2008年(这一年SEPA贷记转账正式启动)当然是值得纪念的一年,但这并不是因为我们看到SEPA的旗帜在最近的欧洲城市上空飘扬。因此,至少在最近的五年中,聪明的读者读过有关SEPA的文章,心中有点似曾相识的困惑并不令人意外。这些文章不断吁请着手向SEPA转移,并借此提升收付款操作,但这些吁请几乎被当成耳边风。整个欧元区SEPA贷记转账仅占10%,而SEPA直接扣款仅占0.07%,进展慢得可怜。自业界最初倡导启动SEPA计划已有五年,很多人还是把它和“整理现金流预测”及“找艘游艇准备退休”一起列在“待办”清单上,没有奢望终有一天要实现。

向SEPA转移:迫在眉睫

遗憾的是,对于这些喜欢空想和推诿的人而言(我们大部分人都属于这一类),也许我们得将找游艇的事再搁置一年,是时候开始着手落实SEPA了。真的,我不想明年再写一篇关于SEPA的文章,后年就更不想。如今,SEPA支付机制完全代替境内支付工具的最后期限已经设定:2012年末实现SEPA贷记转账,2013年实现SEPA直接扣款,财务主管们不能指望再推迟向SEPA转移。“为什么?”我听到你们在笑,“还有18个月的时间呢,把游艇杂志递给我!”不行!

首先,如果等到老一代支付工具死亡的阵痛袭来,你的合作银行或技术供应商能做的最多就是扔给你一本转移指南,然后任由你自生自灭。